楠LDA

旁友,吸轰伐?

DMSO:

死柄木和治崎,这两人太磕了,可惜粮食超级少…………
搞事不如恋爱,真的

2p   摘下面具(?)的两人,画少主的时候那扑面而来的既视感hhhhhhhh,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指着上上一个坑和上上上一个坑ry)

真正意义上补完小英雄漫画后,还是觉得治崎好磕(新墙头get)
是黑手党少主啊啊啊,自带重度洁癖属性,手套根本是绝对领域吧?!!还有毛茸茸+衬衫领带(^q^)
短发+鸟嘴面具,下睫毛长得逆天!!
身为一个反派怎么长得这么清秀啊啊啊?!
这个这个这个……请务必让在下玷污你(超超超小声)

是極道ちぁん(确信)

一曲传达不到的爱恋

荼毘轰

是脑骨科(私设如山,反正肯定会被打脸的ry

原本想写囚禁梗,然鹅铺垫不小心写多了(想看轰酱和荼毘用火焰对刚)

双向单箭头

最后ooc真的严重还请不要打我(顶锅盖逃)





轰焦冻很苦恼。

几天前,他收到一条来自未知号码的短信,写着:

“轰焦冻,我有事想和你谈谈。X月X日XX街。

荼毘”

当时,他正同姐姐一起喝茶,而收到短信的那一刹那,轰险些将口中的茶水喷出来。面对姐姐疑惑且担忧的神情,又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轰强装镇定,撒了个“同学发了搞怪照片”的谎顺利将突发事件搪塞过去。待姐姐离开后,断掉的思绪才重新连接起来。

在纠结一阵为何自己的电话号码落入了敌人手中后,轰才去考虑自己与荼毘的交集,遗憾的是,记忆中并无任何特殊之处,而唯一的照面也仅仅是在合宿时营救爆豪的对手戏,加上那句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嘲讽。

尽管如此,轰在荼毘身上仍旧找寻到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些许是两人的个性相似吧,透过青紫的火焰,恍然中轰似乎看到了父亲的身影。

错觉,是错觉吧。明明只是陌生人啊。

虽然知道赴约多半有诈,但轰依然决定去,更何况他还想去确认一些东西。

“奇怪,今天轰君请假了啊。”

八百万看着空着的座位嘟囔道。正当女生们叽叽喳喳讨论着轰的行踪时,坐在前头的爆豪忍不住叫嚷道:

“喂喂,吵死啦,你们!那个阴阳脸不就是家里有点事没来上学吗,你们至于吗!”

“等等,话虽如此没错,可是爆豪同学你怎么这么清楚啊?”

“所以说吵死啦!!”

与此同时,轰正拿着手机用Moogle地图查XX街在哪里,雄英的校服太显眼于是就换上了私服。轰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在路人眼中和外出约会的情侣别无二致。

然而跟着导航在巷子里七拐八拐,最后轰发现所谓XX街只是一条封闭的,正在施工的道路,比小巷子宽敞不了多少。路面上铺着细小的碎石块,施工机器随意地摆放在一旁,无论周遭的环境还是整体氛围都给人一种这就是街头小混混的地盘。

“哎呀,轰焦冻,没想到你真的回来啊。”

男人的声音从轰的背后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灼人的热浪。轰心中一紧,连忙拉开距离并释放出冰抵挡,但冰自然不敌火焰,在接触的一瞬蒸发为层层白雾,将两人包裹起来,在不清楚对手在何处时,任何不加判断的动作都算不上明智。

“你什么意思?”

轰看着从白雾中渐渐显出身影的男人,不由握紧了双拳。

“嗯?”

“我是说你把我叫出来有什么事?”

“……这个吗,虽然我也确实是出于自己的个人目的....但你看不出来这明显是个陷阱吗?”

轰沉默着。

“死柄木说要耍个伎俩把你们这些英雄都骗出来杀掉,我还在想这么幼稚的想法怎么会有人上当呢,没想到啊。”

“你还是太嫩了啊,轰。”

“上当受骗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只是......”

轰小声说道,然而荼毘并不给他多余思考的时间,火焰以燎原之势袭来。这次轰有了先前的教训,决定不使用冰的个性,但此刻他像是受到某种冲动的支配,他不禁燃起了左半身的火焰。

紫与红肆意交织,惊人的温度卷起的气浪几乎要将在场周围的钢制品悉数烤化,更别说行道树的叶片依然蒸发尽水分,枯黄而蜷曲,空气中也弥漫着刺鼻的焦味。就算是矛盾中心的两位主角,纵使打斗过程中肾上腺素狂飙而未觉疼痛,此刻也免不了皱眉忍受自己个性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某一时刻,他们达成了一种默契,同时收回了自己的火焰。

比起荼毘运用火焰的游刃有余,长时间运用自己不甚熟悉的左半身的能力,轰只觉得皮肤刺痛,喉咙也被呛得生疼,便忍不住咳嗽起来。

”我还以为你会用冰的能力。”

看到轰难受的样子,荼毘不由皱起眉头,但很快,他意识到轰焦冻并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这次是冰,在荼毘分神的那一刹那向他袭来。他一边咂嘴,一边抬手将冰化为雾气。

“我并没有像你想得那样蠢,毕竟我一半的能力在你面前是劣势,要想打倒你,从你口中获取我想要的东西,还得另想办法。”

“哦?不错嘛~轰焦冻,只要你接下我这招火焰,我就破天荒陪你玩玩。”

荼毘手中再次燃起了火焰,此刻它正以成倍的速度扩大,轰知道对方要来真的了,况且面前没有遮掩物,只能通过自身火焰的能力硬碰硬了。在火焰从荼毘手中离手的那一刻,用自己的能力加以抵抗。轰默默盯着对方,神经紧绷。

然而事实并没有像预料的那样,几乎是在在荼毘放出火焰的一刹那,轰的视野里捕捉到了一个漆黑的身影,它以矫健的身手跃到荼毘身后的半空中,同时伸出了致命的一爪。

是脑无!

短暂的时间内轰来不及去想为何这被创造出来杀死欧尔麦特的怪物怎会出现于此,还对着似乎是一伙儿的人下杀手。毕竟轰也曾见识过它可畏的力量,来不及多想,身上的火焰褪去,转而将整个场地覆盖起坚冰。



只听得“砰”的一阵闷响,极冷与极热的碰撞使得地面上的碎石粒四处飞散,蒸腾起的白雾直冲云霄,稍待烟雾散去,荼毘维持着抵挡碎石的姿势。地面已经被冰融化出的水浸湿得一塌糊涂了,到处都是小水洼。

荼毘看向远处,脸色变得愈加阴沉与难看了。

轰焦冻背抵着墙不省人事,脸上还挂着被碎石割出的的血痕。

“轰......焦冻,你这家伙...”

荼毘忽然感到心头升上一股无名怒气,刚想上前揪住对方的领子质问,抬腿时,却听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倒下了。

就是那被冰封在半空中的脑无,此刻因为冰块支撑不住自身的重量而倒在地上。

荼毘走上前去,久久地注视着轰失去意识的脸庞,伸手去测他脉搏,却只得微弱的律动,最后,他将自己的风衣脱下,盖在少年身上,并将他打横抱了起来。

轰焦冻,你可真是狡猾啊。

我本是想说出口的,但你偏偏不给我这个机会。

我的憎恶,我的挚爱,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啊。

tbc

Potato:

以前因為日本太太們的猜測他們是兄弟 所以腦補了一下 

10是最近畫的 

记一下墙头们,,
轰酱,荼毘哥,治崎
(姑且)
出左轰右,八极会众+死柄木x治崎
想日翻总裁与黑道头头的心早就有了

画画小英雄(*¯︶¯*)

接下来估计就是怪东西了(比如荼毘轰,比如mob(闭嘴)……)

SAKURA战队 小恶魔系女子BB,真是世界的宝藏啊。FSN三线女主全部英灵化(算上伊利亚),不过还想想奶一口卡莲或者雪山樱……

“唉呀,别露出那副表情嘛,哥哥~”
“可以的话,请你去死哦。”

果然我是个不合格的厨(笑)

随便翻翻以前写的草稿,发现了三年前没写完的同人。所以为什么我会厨雨生龙之介,间桐兄妹和白纯里绪啊啊啊,这不是挖坑虐自己吗T^T。。。
比如士慎樱三角